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制药大佬加大投资并购力度

2017-3-7 13:26:54点击:

1. 罗氏


  并购驱动的公司里,最典型的就是罗氏。罗氏是一家十分依赖于并购的公司。2016年,罗氏83%的销售额来自于并购取得的药物,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85%。但是这样的战略看起来对这家药企巨头并无危害:该公司在近5年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制药行业第3的位置。


  而且大量的收购看起来也并没有影响它们的创新能力和投入意愿,罗氏2016年的研发投入为99亿瑞士法郎,比前一年增加了15%,过去的一年里也收获了五个获批新药,未来的前景还是值得看好。


  2. BMS


  百时美施贵宝(BMS)则是在外购上增速最快的公司。2014年仅有16%的销售额来自于收购药品,但这一数字在去年已经上升至37%,并且预计会在2020年上升到61%。而相应的,年收入也比去年上升了17%。


  这主要是归于其2009年时通过收购Medarex得到的PD-L1抑制剂Opdivo,24亿美元的预付金现在看起来花得值当。该药有望成为百时美施贵宝公司最大的增长动力,2020年销售额预计将达79亿美元。


  下图是智慧芽专利数据库对BMS和Medarex的技术对比分析。红色柱型代表BMS的技术布局,蓝色柱型代表Medarex的技术布局。可以看出两者在抗体和抑制剂两块存在高度互补,是非常合适的收购对象。


  BMS到2020年的第二主打药品抗凝血药物Eliquis,也是来自于公司外部,该药最初由杜邦制药公司(DuPont Pharmaceuticals)开发。


  3. 吉利德


  而提到研发驱动的公司,这里不得不提到吉利德。从2005年的190亿美元市场值飙升到现在的1070亿美元市值,得益于它的抗病菌研发线和产品线的稳健增长。


  吉利德的HIV部门除了在市场上取得极为明显的领先地位外,其研发线也保持了一种稳定的更新节奏。从2001年的第一个HIV/AIDS药Viread起持续的贡献,可以说HIV/AIDS的研发部门是吉利德科学公司安身立命的基石。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尽管新药在密集的更新换代,但由于这些HCV药的极高治愈率,市场的规模将不可持续。因此今年起吉利德已经明显的销售下降,尽管整体来说其研发线仍很强大,留下一个巨大的短期失档。


  而他们也显然已经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已经开始在丙肝药物市场加大收购和研发的力度。


  4. 葛兰素史克&阿斯利康


  葛兰素史克和阿斯利康同样也没有什么并购活动。前者本来就避免并购,后者通过旗下的Medimmune收购项目也没取得什么结果。


  而同样的,两家公司在销售收入上的表现也是稳定但缺乏成长性。GSK的销售收入只有微弱增长,阿斯利康的销售收入更是比去年低了7%,他们为一些具有风险的还在进行早期试验的资产支付的授权费用过高,如Rigel制药公司的风湿性关节炎候选药品Fostamatinib,阿斯利康最终在Ⅲ期临床后返还了授权。


  而罗氏能长年有如此稳定的表现,就和自己多年来在肿瘤药领域的持续投入分不开的。